刁蛮小仙女 第二百六十六章 前往源洲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既然决定要离开了,夫妻两个最不放心的就是两个孩子。张念语现在现在的修为已经是元婴初期了,小女子念凤现在也有筑基后期的修为。将两人放在天道宗总有一天也是可以一飞冲天的。可是,还有一个问题让两人的心没有办法平静下来。

    房间中,罗艳刚刚哄着最小的儿子睡着才回到了大床上。实在是睡不着,这两天两人从平静的低谷到成为妖王和妖后。两人仿佛就是在做梦一般,罗艳只觉得万一哪一天梦想了一切都会在自己的眼前消失无踪了。

    “我还是想让念语和念凤两人带走,他们毕竟身上有着一半妖族皇室的血液。这是他们应该有的荣耀,就这样将他们兄妹两人留在天道宗。会让人在背后说我们夫妻两人的。”

    张闯轻轻的点头:“艳儿说的没错,但是孩子们都大了是走势留还是要他们自己来决定的。还是早些休息吧!”

    这天晚上天道宗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为什么这样说呢?自从白天的道自己的爹爹和娘亲成为妖王和妖后之后,张闯和罗艳的两个孩子失眠了。同门师兄弟虽然没有什么嫉妒和仇恨的语言出口,但是那种心中算算的感觉两兄妹还是能看的出来的。无奈两兄妹只能在小院中对着明月喝了一晚上的酒。

    对于火烧而言,她只能将自己的房间外面布置上一个防御阵法。将自己的房子都给封闭了,究其原因是有人来到了天道宗。就那样跪在她布设的阵法外面,就那样默默的跪着然和人去想将他给弄起来。男人就要给上来的人吼上一阵子方才罢休。

    清晨的露水沾湿了男子的衣服,露水在他晶莹如玉的两旁下滑落。身后有零星的脚步声传来,男人神识放出就知道身后来的是叶清语和朱朱两人。

    “你那句话说的的确是伤了人家姑娘的心了!”叶清语无奈的摇了摇头。

    “可是!”白轩那可怜兮兮的目光,让朱朱和叶清语两人都无法直视了。最终还是朱朱喊了一声:“开门,你和白轩的问题不解决主人怎么可能离开去源洲。”

    屋子里的人听到源洲,直接就冲了出来。边走边说:“原谅当然可以!”来到白轩的面前直接啪啪两个耳光就扇了上去:“舒服多了!”虽然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地上跪着的男子:“还跪着干什么?”

    这个意思是原谅自己的,虽然这种让老婆消气的方法实在是很难受。但是这场风波最终还是过去了。

    火烧没有管自己男人的心情,追着叶清语问:“主人,源洲你能带我去吗?”

    叶清语脸色沉溺,火烧的心忙的漏跳了半拍:“你不能和我们一起去,源洲之行太过风险。到现在空心也只是找到一条路。所以天鸿大陆必须要留下足够的力量维护大陆上的安定。"

    朱朱解释道:“所以,我和主人商量让你留下来。并且将墨族的力量交给你和白轩领导。天道宗交给丫丫和李衡还有林子强,这样的话就算是我们都离开了。留下的力量足可以镇得住那些宵小之辈了。”

    火烧安然的低下头:“好吧!”她的眼睛红红的,这今天应为思考怎么处理和白轩的关系的事情。让火烧的心乱的很,如今这种结果也算是好的。

    可是想到下一刻的分别火烧的心理又有了不同的感受,将叶清语搂进怀中喃喃地说道:“主人,我和她们可不一样。我们是从小在一起长大的。”

    “不一样,肯定是不一样的。”她轻轻的拍了拍火烧的背,然后道:“放心了,你不是说。我的命很硬的,将来是要站在上苍之上的存在吗?”

    火烧真的不想在失去一次自己的主人,想到神界消失的那次她心如死灰。再来一次,她的心还是那么的痛。火烧想一直陪着主人保护自己的主人,可是当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就知道从此之后这一点是妄想了。

    自己亏欠面前的这个男人太多太多,这一世无论白轩能不能成神。她一定会陪着她一直遭到永远的未来。白轩走上前去拉住火烧的手:“我们会去吧!”

    火烧点头:“嗯,从今之后你要都听我的。”

    “没问题!”

    “还有,不能惹我生气!”

    “没问题!”

    “还有......"

    白轩笑嘻嘻的道:“只要娘子不离开我,我全听你的。”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朱朱也深感欣慰:“哎,没有想到当年神界的四大神兽第一个找到幸福的竟然是她。”

    叶清语在朱朱的后腰上狠狠的掐了一下:“你不是也看好了人了吗?为什么还要嫉妒别人?对了,白轩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承受神兽之身。”

    她可是听朱朱天天在自己的耳朵边上唠叨着,***的修为更笨不能和她双修的。

    “其实并没有什么?”朱朱的眼珠子转了转:“之身因为火烧的身体是这个世界新生的,并不是从神界直接到了这个世界上的。所以两个人的结合当然是没有问题的,可是我和水鹭是真身在这个世苏醒过来的。”

    “那空心呢?我看他很喜欢小鹭的?“

    朱朱摇头:“空心就算了,他们时空部落的人只有男人没有女人。他们繁衍生息的办法只能是自己在寿元耗尽之前,体内会凝结成一个命珠。随后会在过万年之后,命珠破裂成为新的肉身。”

    八卦的心情顿时间消散的无影无踪,叶清语只有转身向着自己的小院走去。身体一天比一天的笨重起来,虽然肚子还是没有一点点变大的趋势。但是她知道这只是表面的现象,这孩子来的可真不是时候。

    十天之后,在天道宗生活了五百多年的张闯夫妇终于拜别的自己师傅回了妖族。张闯的一双儿女张念语和张念凤,都表示留在天道宗修行百年之后再回妖族。必经两兄妹也是知道自己的责任重大,要是现在稀松平常的修为回到妖族也帮不上什么忙的。

    半年之后,云山苍梧崖天道堂。自从半年前妖族进攻天道宗的事情完结之后,天行长老就解封了这里的禁止。天道堂的存在是天道宗万千年来最大的秘密锁在,如果不是源洲一行事关重大这个秘密天行长老必定会继续掩藏下去。

    解封天道堂也是为了前往源洲的修士能够在这里好好的修炼,尽快的提升自己。而今天众位修士在这里聚集为了的只是一件事情,听却空心和墨族对于源洲消失的种种谜团的调查结果。

    此次聚集而来的各大世家个个宗门的,妖族和其他的大陆的宗门也是比比皆是。西川大陆的扶余宗宗主衡山岳,夫人江颖儿。西川大陆柳家老祖柳叶飞和家主柳长风。云天大陆沧澜宗的风玉真君,叶家的家主聂风等人。

    众人熙熙攘攘的在地下说话,等待着这次会议的召集着出现。风玉真君依然是那样温文尔雅和众多的晚辈在谈笑风生,身上的气息和涵养有高了好几分不止。

    他性却缺缺的看着大殿门口走进来来的一群人中,一个高挑男子一头银发披肩。于是心中微微不舒服了,这个妖孽又在挑战自己的底线了吧。

    他急忙走了上去,对着墨君炎就破口大骂道:“行呀,你什么时候有回复这个样子了。老子看着很不爽,你的冰冷你的冷漠哪去了。难道真的是娶了老婆什么都变了吗?”

    当年在沧澜宗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是算错了。谁知道当年被誉为冰石头的人会一个人过到底的。只是因为当年沧澜宗的那场大变故让他没有办法亲来贺喜。否则当年的那成双修大典不知道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出来呢。

    “你的修为还是大乘初期,怎么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进步呀!”墨君炎只是那他最不好的修为来说事情,差点就讲风玉真君气的的差点晕过去。他指了指身边的叶清语:“看看,小语的修为都超过你了。”

    叶清语是什么变态的修为她不关心,可是看着墨君炎的修为为什么也和自己一样了。气氛的同时却是直接冲了上去,可是被一个威严的声音给镇住了。

    “没规没矩的,如果在这样的话直接就给我滚回去。”发出声的这个人墨君炎不认识,可是能让风玉真君都害怕的人。只有他从来都没有见过面的九古长老了,当年沧澜宗发生巨变这个宗门的泰山北斗尽然不在宗门之内。

    九古上前行礼道:“当年的事情还是要多谢你们的帮助了。”

    叶清语和墨君炎赶紧行礼就听悦耳的声音扬了起来:“您是前辈,这个礼我们是承受不了的。”

    看到自己娘亲如此忌讳这个老头子,水鹭有点纷纷的说了一句:“只不过是一个已经只有几百年寿命的老家伙了,还在娘亲的面前摆谱。”

    风玉真君心理咯噔一下:“你说什么?你把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

    “说就说,你的师傅最多还有两百二十年的寿元。如果不能突破半仙或者飞升成仙,他就会彻彻底底的消失在天地之间了。”水鹭毫不客气的扬了扬眉毛,示意这是刚刚对爹爹的嘲笑的回报。

    “小鹭,给我退下!"

    水鹭立刻就明白娘亲发火了,于是怪怪的退回了叶清语的身后。可此事的九古长老确摇了摇头:“小姑娘说的一点也没错,人是要死的。只是时间早晚的事情,也许我是看不到飞升之路开启的那个时刻了。但是你还有你们都会见证道这一时刻到来已经足够了。”

    说起来是能看到开,可是一种伤心的痛差点让风玉真君落下眼泪来。他扑通一声就跪在了水鹭的面前:“我知道你是神兽,知道的东西肯定别我们多。求你为师傅延长寿命!”一个头磕了下去:“求你!”

    九古上前将自己的徒弟拉了起来,无奈的叹了口气:“不必!既然于仙界无缘何必强求。”

    叶清语还是被这种师徒之情给感动了,可是感动是感动了但是还要自己的看看能不能帮上忙的。

    她毕恭毕敬的走到九古的面前,行礼道:“可否请前辈让我探一探您的脉象?”

    在修仙界一个人对一个人说,我可不可以把一下您的脉象。这只是晚辈对小辈的关爱,可是九古在面对眼前的小姑娘的时候确实没有任何的不悦的。因为这个小姑娘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是在之太过可拍。

    风玉真君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小女孩,就听小女孩道:“放心了,只要娘亲出手一定会有办法的。”

    一丝灵力进入了九古长老的身体内叶清语的眉头紧皱最后还是叹息了一声,然后放开了自己的手。

    “已经无能为力,他之前就使用过延寿丹的。要想再次为九古长老续命,除非是有人心甘情愿将自己的寿元献出来。”叶清语接着道:“天地之间自由平衡,天道亦是一样。想要改变固定的命运就要付出等同的代价。你可以原因,我提前说好了见你一片孝心。只要你原因我就传你功法。你就可以为你的师傅延长寿命,也就是每延长一百年你的修为就会倒退一个大境界。你的寿元也会随之减少?”

    “我愿意!”

    其他的人好像是没有关注这边的变化一样,因为所有的人都能看的出来风玉真君的心境出了问题。

    此事被人冷漠的风玉真君的脑海中波浪滔滔天,嘴里不停的念叨着:“我是愿意的,我是愿意的。师傅我现在就将我的寿元贡献给您,这样的话您就不会离开我了。”

    墨君炎没有动,他只是在叶清语的耳边小声的嘀咕着:“这是他的心魔!如果她看不透生与死的奥义,估计这次晋升中期的就无望了。胡须会伤及元神,自此成为废人的。”

    虽然知道自己的徒弟修炼上出了问题,但是九古现在也是无能为力。只能期望上苍能够帮一下自己这个可怜的徒弟了。

    他再次看向叶清语,这个小姑娘尽然囊在两百岁之前修炼到大乘初期的修为。而且一眼就能看出徒弟的问题肯定是有办法救风玉真君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