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蛮小仙女 第一百二十五章 海家的女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你懂什么,我的堕落和我的师傅没有任何关系。”被限制在阵法中的韩飞切的回应道。没错这个人的真实身份叫做韩飞,天道宗***的入室大弟子。

    又听韩飞冷冷的回应着:“不愧是天道中最有天赋的小师妹?用法绝对是大陆上最强阵法?可是你别忘了我,也是专门研习阵法的。”

    此时的阵法中已经是万千风刃在撕扯着韩飞的护体气盾了,当防护气盾和风刃交至在一起的时候。他已下子就傻了眼,她是太过轻敌了。可是逃他还是能逃的出去的,迅速的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金黄色锥子。向着虚空中一抛,口中大喝:“给我破!”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那黄金色的锥子瞬间放大,那虚空猛戳了一下。整个外围的大阵竟然轻松的被破开了一个口子,站在叶青语身后的刘昌脸色一变:“那是极品宝器,黄金破阵锥!”

    叶清语的嘴角冷笑:“除非他用的是仙器,否则想要逃离此阵简单,想要逃离苏沐橙绝无可能!”

    在韩飞的身体刚刚出飞出一半的时候,大阵突然闭合将其深深的夹在上面。黄金破阵锥瞬间失去了主人的控制,落到了地上成为了无主的宝器。

    他知道自己完了,他没有想到他能死在自己宗门的晚辈手里。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小师妹,这一声我是无论如何也配不上的。还求你现在就杀了我!不要将我送回宗门。”

    天空中一个洪亮的声音传了过来,声音的方向直逼向被困住的韩飞。声音震得他几欲晕厥过去,他知道师傅的声音。

    叶青清语第一次听到***仇恨的声音,那声音几乎贯穿天地。

    “臭小子,环女儿命来!”

    等叶青语反应过来要问什么东西的时候。林峰已经出手了他从脖上摘下一个黄金色的圆环,朝着已经吓得魂飞魄散的还飞到头上罩去。

    韩非最后绝望的眼神中,看到的是一股红色的巨流朝着自己奔腾过来。只是瞬间,淹没了大阵淹没了他仇恨几百年的那个人。

    原本***是有一个女儿的,她的女儿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这高贵的身份有着极品水灵根的资质,又在修仙大道上有着这么多强有力的支持。来一片看好。这是韩飞的一切改变了和女孩的一生,潜移默化的改变了他的一生。

    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了,真实环境下的酒楼中。叶清语一直用着手在抚摸着,他失去温度而颤抖的双手。

    ”你不应该这么平静的?除非我那个师弟将这件事情都讲给你听了是不是?”

    面前的小女孩承认了,***突然抽回了自己的手:“我这个师弟,真是什么都能说呢啊?”

    叶清语手慢慢的张开,一个翠绿色的丹药出现在手心之中。***的眼睛一亮却又暗淡了起来,这个时候才冷不丁的哼了一声将那个丹药拿起来给吞了下去。于是什么没说的就走了出去,这里是师侄女的房间。要是呆的时间长了,也不好解释了。

    可是刚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前些日子被派出执行救人任务的所有人都回来了。在走廊的另一边,小玲端着一碗药汤走了过来。就那样面无表情的站在他的面前,淡然的神情好像是漠不关心的样子道:“这是主人给你配制的草药,给你治病的。”

    迎面走来的墨君炎脚步一顿,我也发现了师兄身体上的毛病在哪里。***有点不高兴的甩了一下手:“你真没病!”我就要迈出一步继续向前走的时候,我听见师弟的喊叫:“师兄不要!”

    可是他的话还是晚了,当云峰迈出的那一脚踩到地面的时候。虽然身体一软就倒在了地上,墨君炎冲上去抱住自己的师弟就喊着:“师兄你怎么了?”让他看出了师兄的毛病所在,不知道怎么治呀。

    这个时候,一直默不吭声的叶清语最终还是没有按耐住自己的情绪。我帮助了那些平常人。

    她脚步慢吞吞的走了出来,抓起***的手腕诊断了一会儿道:“大家放心。他的身体只是虚不胜补而已。”她找了找手:“小玲,把汤药给我端来。”

    小玲老老实实的将汤药碗端到了***的面前,叶清语没有任何避讳的从储物袋中调出一个勺子。在药碗里面摇了一勺子,然后放在嘴边吹了吹给***送到了嘴边。只是被问了几口,身体的力量就已经慢慢的开始恢复了。

    ***惊叹真的是太神奇了,于是立刻就自己做了起来。将叶清语手中的勺子和药碗躲了过来,一口将碗里的汤药给喝了下去。

    在听完了今天发声的事情的时候,就是火烧和朱朱心脏也是差点跳了出来。他们不应该全部都离开主人的,今天要不是李玉峰拿着专门对付韩飞的法宝赶到。后果如何还是真的说道清楚的。

    墨君炎对当年的事情如数家珍,当然知道***对那孙飞的恨有多深的。如果不是心中的这份执念,他的修为早就进入大乘后期了。

    看到师兄心中的那团怨气终于平静了,墨君炎的心也是十分的高兴:“既然一切都已经结束了。难道师兄就没有在找一个更好的打算吗?”

    这是什么跟什么,***腾的一下站起来:“你想干什么?师弟是不是又在想什么花花点子了。”

    身边的丫头使劲的捏了他两下,意思是说你这样试问太过直白了。难怪师叔会这么反感,还是在等等吧。

    接到叶清语的意思,墨君炎于是立即闭了口。开始讲述气赶完惠州这一路上的惊心动魄的故事,还有那些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越往下将叶清语感觉到了这次行动,肯定是失败了。于是她也来了一次突然跳起:“是不是出事了!”

    其实叶清语在他们进门的时候,就已经差觉道了。因为他早就知道了,她派出的人数和回来的人数一样。一个没有多一个也没有少。最终还是墨君炎低头承认错误:“小语,我们感到惠州海家的时候。哪里已经成了一片火海整个海家被人给灭门了,海家的当大大小姐早在一百多年前就离开了家门。

    刘仓木兼职是要崩溃了,也就是她被飞仙宗区里的时候就从来就没有回去过他的家族。

    叶清语仿佛是找了什么关键性的问题,没有问别人只是问了自己的师父:“那么你们为什么现在才回来,对了那些动手灭了海家的是什么人?”

    墨君炎脸色十分的不好看,声音小的如蚊子一样:“海家大门上写着,灭你家足的人是天道宗叶清语。而且惠州许多的凡人都看了叶清语带着天道宗修士杀入惠州城的情景。”

    张闯突然插口道:“惠州一向是封闭,对于师叔的事情知道的只是个模模糊糊。当老祖将关于您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并且表明身份之后。大多数的老百姓和小型的修仙家族,绝大部分还是相信我们的说法。只是海家历练归来的修士对我们极其不客气,于是为了替师叔证明清白,在惠州自降身份给海家的人当起了人质。”

    这一会儿是海家被灭门,一会儿又是海家的修士历练归来。说着叶青语头昏眼花,身边的罗艳恨不得一巴掌将她的老公给拍醒了。嘴里嘟囔的说道:“怎么**病就是改不掉呢?”

    朱朱看着事态的变化有点控制不住了,立刻站了出来将事情的原委的讲清楚。原来假冒叶青语的那群修士打上门来的时候,这是海家百年一次的历练时间。你在家的修士,是家族修为最低的普通修士而已。这次打击也让海家早在200年之内,不会有高端修士产生。

    海家的家主,还是因为比较明事理的人。于是开始和朱朱火烧两人一起调查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来我们发现,假冒自家主人的虽然是当年被主人救过的一个小家族的弟子。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投靠了幽谷的炼狱城。

    关于幽谷知道海家的事情,叶清语一点也不惊讶。不是自己察觉的晚了一些,人家的修士也不会遭受如此重创。她开始深深的自责起来,让坐在一旁的墨君炎有点心生不忍。轻轻地握了握她的手,手温温的软软滑滑:“怎么能怪你呢,要怪就怪白洛川的人太过狡猾了?但我们万幸的是,白洛川很有可能也没有找到海念如母女的下落,否则他不会气急败坏的。让他的手下冒充你,去袭击海家的人。”

    她从来都相信自己的徒弟,分析事情和判断事情上比自己更加的优秀。证明叶清语,的确是而他的师傅高看一眼的。听叶清语徐徐道来:“我分析,海念如藏身的地方应该是一个和刘仓木前辈之间,一个最重要的地方。都说第一次相遇的地方,第一次承诺给给对方幸福的地方。是让她最伤心的地方……”

    众人将目光看向刘仓木,就在这位已经活了2000多岁的人脸色十分的精彩。他应该想到了那个地方对于他和海念如如今有多么重大的关系。是他这样扭扭捏捏的不说出来,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她立刻就明白过来了,口无遮拦的说了出来:“难道是你爱人第一次欢好的地方?”

    房间中的所有人都是一阵的黑线,这是哪家的丫头既然如此不知廉耻的就这样说了出来。在他身边的两个神兽,也是被这句话呛得咳嗽了好几声,大口的喘了几下。

    刘仓木却直言不讳的点点头:“你说的没错,知道那个地方应该在哪呢?是南海的一个岛屿叫做逐梦岛。就算是用上你们听到风最快的飞舰,至少也要半年的时间才能到达那里。”

    罗艳道:“这么远啊!”

    老公却说了她:“明天我们一走就几十年或者上百年的,不见你发出这样的感慨。”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吗?我们的儿子还小,我真的不想等我们再回到天道宗的时候儿子会不认得我们的。”

    ***呵呵的笑着:“你们的儿子,我来亲自教导。保证不会在出门中挨什么欺负的。保证他们不会忘记你们的。”

    女人就是小家子气,自己的孩子之后又将孩子放在第一位而将自己的男人放在了第二位。这是两人成亲以来,他张闯最看不惯的地方。可是现在后悔已经晚了,我心已经装不下另外一个女人。也不可能让他再去找另外一个自己爱的人了。

    大半个月没有见到师傅,今天晚上叶清语安安静静的和莫君言吃了一顿晚饭。然后就拉着他,一刻不停的向着松木城的后山奔去。是步行离开城门之后又御剑飞行了好一阵,来到一座山峰之上。

    走在月华如瀑的林间小路,周围蝉鸣如玲。恰如天籁刮擦着两人的耳膜,真的是好美啊。叶清语在心中暗暗称赞,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男人拉了一下她的手。

    男人淡淡的说道:“为什么突然带我来这个地方?”

    “躲清闲的呀!”他说她边拨开前方一人高的草,露出了一条小径来。墨君炎一惊竟然已是失传了很久的凡人之法,传凡人阵法是依照天地本来的力量按照诡异的排列形成的。阵法的威力,会超过使用灵力布设的同等级阵法。

    他并没有按照自己的徒弟会这些有什么不同的,于是墨君炎并没有开口问这里的事情。只是静悄悄的站在叶青语的后面,一步一步的向着阵法中心走去。

    终于走入阵法中的时候,墨君炎抬眼望去这里竟然是一个山谷。山谷中竟然也是月夜,不通的是这里这里的月亮竟然是蓝色的月亮。

    小桥流水竹林茅屋,一派恬静的世外桃源的景色。周围却被月华笼上了一层淡蓝色,更显出一番别样的情趣。

    金系灵力,这山谷中竟然有很浓郁的金系灵力。在竹林中的一棵千年槐树下,还躺着一颗巨大的有木头雕刻的内心脏的图形。

    发现了这里的与众不同,墨君炎哆哆嗦嗦道:“这难道是用灵力之源制造出来的虚拟世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