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国妖妃悲离歌 第十八章 离歌被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姜离歌从暗道追出后,第二天晚上也没有回来,太子发觉不好,次日迅速派了刚从安州带兵来的木池带着第二波人前去查看。

    第二波人回来回禀道他们一路追到了虢州和南交界处,看到了刘太守一家和派去的暗卫的尸体,又看到另一条似人走过带着血迹的小路,一路追到了一处悬崖,悬崖边脚迹凌乱,明显是人打斗过,又到悬崖底去搜索,只见崖底一个巨大的深潭,分散了四处找,没有找到离歌将军。

    太子意识到姜离歌可能出事了,只觉得心神微晃:她是离歌将军啊,不是很厉害吗?怎么可能出事,怎么能这么憋屈地死在南!

    太子竟然觉得自己的心微疼,像被挖掉了一块,征了一下,原来他早已经喜欢上了姜离歌么?什么时候的事呢?可是无论如何,现在都迟了,因为那个像烈日般耀眼的女子已经消失了啊。

    旁边的木池看着太子难过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道:“殿下,还没找到离歌将军,这也是一个好消息,离歌将军那么厉害,不会轻易死的。”

    太子喃喃道:“是啊,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声音有些颤抖道:“木池,继续找,一定要找到离歌.....”

    木池低声应是。尽管他们都知道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姜离歌活着的可能性不大。

    姜离歌模模糊糊中感觉到有人在给她擦拭身体,上药,灌药。一直都觉得自己晕得不行,浑身难受,想要醒来,却又睁不开眼,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姜离歌终于感觉到身体舒服了,沉沉地睡了过去,又不知过了多久,姜离歌终于看到了一丝亮光,努力睁开了眼睛,下意识闭了闭眼,适应了光后才彻底睁开了眼,入目是一张平凡的脸。

    姜离歌心里只闪过两个字:寒夜!

    试图张口,嗓子沙哑的厉害,这时寒夜起身倒了一杯水,将姜离歌缓缓扶起靠在床头,又慢慢喂她喝了下去。

    喝了热水后,姜离歌总算觉得嗓子不再干哑的那么厉害,只是浑身还在疼。不由皱了皱眉,看向寒夜,问道:“我睡了多久了?”

    寒夜面无表情道:“五天。”

    姜离歌沉吟,都那么久了吗?也不知道太子他们怎么样了,有没有处理完南的事?

    看着姜离歌深思的样子,寒夜平淡道:“你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思虑别太重。”

    说到身体恢复,姜离歌费力往自己身上看了看,无力地笑笑,缠得像甬一样,真难看。不过,这男人应该把她也看光了,姜离歌的脸突然有些红。

    寒夜看着姜离歌的样子就知道她怎么了,开口解释道:“你放心,我虽然看了你的身体,但我也只是一个大夫,尽本责而已。”

    姜离歌:是这样吗?可他也是个男子啊。最终还是虚弱地感谢道:“多谢寒夜公子出手相救,离歌不甚感激。”

    寒夜嘲弄道:“离歌将军,你也有这么狼狈的一天!”

    姜离歌听到他的嘲弄也没说什么,毕竟这是事实,她姜离歌居然被一个小小的江逸逼到这个地步。

    自嘲了一下后,姜离歌问道:“不知寒夜公子是如何救下离歌的?”

    寒夜瞥了她一眼,嫌弃道:“只是执行任务时刚好看见你掉在寒潭里罢了,顺手而为,只是不想让传言中厉害无比的离歌将军死得这么憋屈罢了。”

    姜离歌觉得此人就是毒舌。想再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虚弱得不行,暗自嘲笑,她姜离歌什么时候这么虚弱过,江逸,此仇不报非君子!

    寒夜看着面色苍白,虚弱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的姜离歌,忽然觉得她真的只是一个平凡人,也会有生老病死,喜怒哀乐,这样的姜离歌无疑是近的,哪里像他过去那么多年从别人口中听说的离歌将军。开口道:“你好好休息吧,外面太子按下了你失踪的事儿,一切都有条不紊的继续着,姜离歌,这世界没了你还是会好好继续的。”所以你好好养病,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

    姜离歌无力地点点头,很快又睡了过去,却没发现寒夜在她睡着后,缓缓俯下身,亲了亲她的嘴角,又轻轻在她唇上碾压。

    姜离歌一日里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她的身体也在一天天好转,很快大部分结了疤,只有胸口的剑伤还很严重。

    卧床了大半个月,一直都是寒夜在照顾她,男子虽是冷言冷语,却看得出他是为了她好,只是,他为什么要救他?明明他们是仇人啊。

    在姜离歌深思时,寒夜拿着药和布走了进来,看到深思的姜离歌有些不高兴,她难道就不会休息一下吗?

    姜离歌感觉敏锐,在寒夜走进房间时就感觉到了,看到他手里的药和绷带,脸有些红。

    寒夜用好听的声音调笑道:“都换了这么多次了,你还脸红什么?”

    姜离歌内心翻了个白眼,开口道:“什么叫脸红什么,好歹我是女的,你是男的。”

    寒夜好笑道:“你现在说这个会不会太迟了?”

    姜离歌:.....她竟无言以对!

    经过大半个月的相处,他们已经很熟悉了。

    寒夜走向前,小心替她褪下外衣,露出胸前的伤口,姜离歌觉得自己再矫情也说不过去了,寒夜飞快替她换上了药,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给她套上外衣。

    姜离歌心中疑惑,却又很快暗笑自己已经这么习惯寒夜了吗?

    伸手准备拉上外衣,寒夜却是拿住了她的手,姜离歌挑眉看着寒夜,微微蹙眉,他想做什么?难道有什么新的治疗法?

    寒夜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边细心地替她拢上外衣,边假装镇定道:“姜离歌,你的身体除了我不能再有别的男人看。”

    男子好闻的气息弥漫在姜离歌周围,姜离歌脸有些红,听到寒夜这么说,只觉得他奇怪,笑道:“那我以后是不是只能看大夫了?”

    寒夜觉得自己有些神经了,这几天相处下来,他发现姜离歌真的是一个很吸引人的女子,这样的奇女子,没有人不会动心吧。这样一想觉得自己平衡了许多,近距离看着姑娘明媚的笑容,他忽然觉得余生若是有她相伴也挺好的。手放在姑娘的肩上,开口道:“姜离歌,我喜欢你。”说出这句话,他觉得心里踏实了,这次她生死一线,他才惊觉她于他是多么重要!

    突然的表白让姜离歌有些手足无措,寒夜为什么这么说,这年头已经发展到了救了人以后还以身相许吗?那这样她是不是捡了大便宜了?心思百转很快镇定了下来,淡淡道:“寒夜,你是不是忘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是殊死相搏的关系?”

    寒夜看着姑娘平淡的语气,苦笑,是不是因为他这张脸太过平凡了,所以即使是这么久的相处她也不为所动?还是回道:“那次抓你我没想要你的命。”

    姜离歌:“可也强迫了我。”姜离歌可是觉得她动弹不得的感受。

    寒夜突然觉得自己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有些不自然道:“以后我会改的。”可是他们之间还有以后吗?

    姜离歌觉得眼前的男子有些好笑,看着他流光溢彩的眼睛,忽然问道:“你救了我,是不是要我以身相许?”

    姜离歌觉得自己有无数种办法报恩,只是救命之恩,怎么报也不为过,何况这次若是没有寒夜,她可能真的就死了,她不怕死,可她也不愿意憋屈地死在南。

    寒夜认真地看着姑娘的眼睛道:“如果我说是呢?那你会和我在一起吗?”

    他知道用这样的办法把她绑在身边非常卑鄙,可他也别无他法了,不是吗?她是那么的耀眼,不凭救命之恩,他如何入她的眼?

    姜离歌看到寒夜眼中的认真,忽然觉得心惊,他真的喜欢她,什么时候的事呢,日久生情吗?只是她的一颗心早已不在她这儿了,又如何去回以寒夜同样的感情?罢了,那人本就是镜中花水中月,既然如此,就成全寒夜吧。

    思罢,认真道:“寒夜,你可想好了,我姜离歌虽然称得上武艺高强,可像这样生死攸关的时刻是不会少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和我在一起,你可能会丧偶。”

    听到姑娘有同意的意思,寒夜还是觉得很高兴的,不假思索道:“我想好了,姜离歌,我不怕。”

    姜离歌道:“那我答应了。”

    寒夜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脸上,此时竟把高兴展露无疑,目光灼灼,像是要将姜离歌焚化了。小心翼翼地像姜离歌靠了过去,准确无误地吻上了他日思夜想的红唇,做着他趁她睡着做过无数次的事儿,带着丝丝激动,丝丝颤抖。

    姜离歌觉得自己既然答应了他,就闭上了眼睛,享受他的好。

    唇齿纠缠,年轻的男女用着最直接的方式表达着彼此的爱意。

    这个吻带着丝丝爱意,绵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