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保卫阵线的首领能接收到的情报,作为鲁高因最大的佣兵组织头目的格雷兹,当然也没有任何理由没有接收到。

    但他此时却没有心思去想薛华到底是出城去干什么去了,他现在所想的只有一件事。

    那就是泰德为什么能那么蠢?!

    居然在没接到他命令的情况下,擅自去追目标人物?

    没错,这位“泰德”就是之前在城门口骑着骆驼去追薛华的那个貌似醉汉的家伙。

    而现在为了这家伙的擅自行动,格雷兹几乎是操碎了心。

    这倒不是说这个心如铁石的佣兵头子有多么关心下属的安危,他仅仅只是怕泰德把事情搞砸了,或者让那个战斗力异常恐怖的家伙给生擒活捉了。

    他自己训练暗谍的手段他自己清楚,那根本就称不上是在训练暗谍。

    反而更像是训练侦察兵......

    毕竟他出身军队系统,之前从未接触过什么暗谍的系统训练,手下的人也都是一帮五大三粗的兵油子。

    暗谍训练这种技术活,他们根本就玩不转。

    所以格雷兹自从得知泰德追出去之后,就从来没有在“他能够不被发现的跟踪下去”这种虚幻的事情上做过指望。

    侦察兵的侦查追踪能力的确是强,但在化妆和欺骗方面却根本不是训练有素的暗谍的对手。

    所以现在格雷兹心中只有一个期待,那就是希望薛华能在发现被人跟踪之后,要么恼羞成怒的干掉泰德,要么就顾忌圣契惩罚而放他回来......

    而如果这两种情况都没有发生,那他就只能期待这两个人都死在沙漠中的怪物手里了......

    因为一旦泰德被薛华生擒,即使他嘴严什么都不说,法师会里的那帮法师也有一百种办法能让他开口把他知道的所有东西都倒出来。

    而一旦到了那个时候,他格雷兹和沙漠佣兵团就要摊上大麻烦了......

    这种事情虽然说放在往日只是可大可小的问题,但在这种关键时刻,任何一点小麻烦都有可能引爆整个局势。

    尤其是泰德手中还掌握着整个沙漠佣兵团派出佣兵监视法师会总部的所有信息和轮班表.....

    法师会如果掌握了这些证据,那两位守护者就有足够的理由向国王和沙漠佣兵团发难。

    而一旦事情到了那种地步,依照现任国王杰海因的性格,他格雷兹和沙漠佣兵团,肯定是会被抛弃掉的......

    当沙漠佣兵团失去了王室的支持,那么被守护者们借题发挥强制解散,恐怕就是他们唯一的下场了。

    到那时,他格雷兹现在拥有的所有一切,都会瞬间化作云烟消散,而他之前得罪过的所有仇人和之前看在王室的面子上不和他计较的敌人,就会一个接一个的找上门来......

    格雷兹越想越怕,越想越恨,恨得差点咬碎了满口钢牙。

    泰德!

    劳资平日里待你也不薄啊?

    你为什么要在这种关键时刻如此坑我?!

    他猛的一拳砸在面前的木桌上,巨大的力量顿时将这张可怜的桌子砸成了满地碎木板。

    听到响动的哨兵立即冲了进来,却只看到他们的老大那张气的通红的脸和布满血丝的眼珠子......

    “去!给我把米山叫来!”

    听到这话,两个卫兵顿时坐蜡,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额...大人,米山大队长...现在不在营地里......”过了半晌,一个卫兵才蠕动了一下嘴唇,没能顶住格雷兹那择人欲噬的目光,老老实实的低着头小声说道。

    “什么?!他又跑到哪里去浪去了?!”格雷兹顿时大怒,眼睛瞪的比铜铃还大。

    “......”两个卫兵对视一眼,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同时心中皆大叹倒霉。

    米山这家伙跑出去浪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格雷兹虽然也都很恼他,但却也从来没发过这样大的火。

    因为这家伙实力不弱,而且很会拍马屁的关系,格雷兹甚至还让他升任了大队长。

    可谁知今天居然发生了这样的大事,而他们的那位“大队长”居然又偏偏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浪到哪里去了......

    “怎么了?!说话啊!给我特么装什么哑巴?!”格雷兹见此更是怒火万丈,正准备好好修理修理这两个不懂事的家伙,却只听门口传来了一道还微微带着气喘的声音。

    “报告,格雷兹团长,我在这里。”

    格雷兹回头一看,却见一个身穿金色级别皮甲,头戴一顶蓝色软帽,面上透着一股“忠厚老实”之气,额头上还滚着大滴大滴的汗珠的家伙正目不斜视的站在那里。

    此人正是沙漠佣兵的总队长米山。

    “米山!你又给我跑到哪里胡闹去了?!”一见是他,格雷兹的怒火顿时“腾”的一下暴涨起来,他三步走到米山面前,几乎脸贴着脸朝他吼着,口中的唾沫星子喷了米山一脸。

    “报告团长,属下在演武场上思考杀敌技法时偶然间听到有人喊‘泰德惹乱子了,泰德去追目标人物了’这样的话,属下当时一时情急之下,未能及时向团长大人汇报,便擅作主张追了出去,但由于泰德兄弟有坐骑,属下未能追及,想起出了如此大事团长大人必然会找我商量解决办法,于是属下便一路狂奔而回,来得晚了,请团长大人罚属下之罪,不要为难两位卫兵兄弟。”

    米山目不斜视,满脸的肃然之色,额头上和装甲的缝隙里还在不停的向外冒着热气,看上去的确是一副刚刚跑了很长一段路的样子。

    而且他所说的情报也与格雷兹所知一致,再加上这家伙一副认打认罚的样子,格雷兹心中的气也一下就消了下去。

    “行了行了,没追到就算了,你们两下去吧,等下叫人来把这堆破烂拉出去!”

    他挥了挥手,把两个脸上露出庆幸和感激之色的卫兵赶了出去,然后拉过一把凳子放到米山旁边并用轻柔了许多的语气说道:“坐一会儿吧,我刚才不知道你是去追那混蛋了,所以脾气急了点,你可别往心里去啊。”

    “属下未能将泰德兄弟追回,有负团长重托,故不敢落座。”米山依然是目不斜视,一副公事公办的直肠子模样。

    “好了!我都说了没追到就算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想想怎么平息这件事可能会带来的影响......”格雷兹走过去,直接强行把米山按在椅子上,心头对米山的器重顿时又加深了一分。

    而米山听到格雷兹的话,却也是在心中长舒了口气。

    事实上,他哪里是去追什么“泰德兄弟”了,他分明就是在某个外城区暗娼的身上活活给累成了这幅模样。

    也幸亏那女人选择的地方靠近外城区的城墙,让他正好完完整整的看到了泰德骑着骆驼追出去的那一幕,否则这一次他可就真的要被格雷兹给逮个正着了。

    他身上的汗珠的确是真的汗水,但这汗水是他在那个妓女身上活活累出来的。

    在看到泰德骑骆驼追出去之后,他就知道要出事了,而这件事既是危机,也可能是他继续往上爬的机遇。

    所以他给了那妓女一大笔钱,然后在短时间之内穿着装备硬生生在那妓女身上又弄了三四次。

    在累的满身大汗气喘吁吁后,又一副急匆匆的样子跑回了佣兵营地,刚好赶在格雷兹的怒火无法收拾之前用自己编好的一套故事堵住了他的嘴。

    最终,米山不仅没有挨打和失去大队长的身份,反而让格雷兹对他赞叹有加,心中对他评分再一次大涨,让他离佣兵团总队长的宝座更近了一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