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不让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骚扰风袭,凌天想出了闭关的办法,而且是在驻地里面闭关,如此周围有试探性攻击符文阵的修士都可以用骚扰他闭关而对之动手,这种情况下根本不会有什么修士再敢动手,毕竟在见识了凌天等人出手之后整个神界都知道这一方势力的强大,更何况他们现在还有了数座强大的驻地。

    想想也是,纵使是赤血他们两方势力联手也很难在凌天他们手下讨到便宜,没准还会损失惨重,这种情况下自然没有人会冒着得罪他们的威胁而去试探性攻击符文修士,如此风袭可以全身心地感悟符文秘术。

    为了以防万一,在风袭所在的地方还有一些高手护法,甚至小噬还护在四周,如此就更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其实说凌天是准圣六阶之下无敌并不准确,因为小噬的实力比他要强,最起码双方在擂台上一战最后坚持不住的定然是凌天,因为比消耗凌天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而从这一点也能看出小噬的强大,由他守护在风袭附近后者的安全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准圣六阶之下的修士根本奈何不得他,甚至面对准圣六阶的修士他也能坚持一会。

    只要稍稍坚持一会,风灵子、少年首领就会前来支援,以他们的实力自然不会让风袭出现任何问题,因为他们几乎能在举手投足间就将来犯之敌歼灭。

    想想也是,在凌天等人心中风灵子、少年首领应该是准圣八阶的高手,而且还是修炼了《九逆天功》、圣兽七绝斩的准圣八阶高手,以他们的实力可以一击击杀准圣六阶乃至是七阶的高手。

    破家兄弟、赤血他们虽然有些奇怪凌天为什么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拖延时间,不过也想不到是因为风袭的缘故,所以他们也没有什么别的举动,他们继续等待时机,比如第二批符文修士闯入神界,比如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突然与凌天他们大打出手而他们可以渔翁得利。

    其实就算赤血他们知道凌天为什么突然这样拖延时间也不会贸然出手,因为那只会给风灵子、少年首领对他们出手的机会,面对这样的高手他们可没有任何胜算。

    虽然风灵子他们说过不再理会神界俗事,可是如果有人敢招惹他们也不会善罢甘休,而赤血等人自然不会给他们这种机会。

    赤血他们没有什么异常举动,不过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却有了别的行动,当然他们也不敢贸然对符文修士出手,而是准备跟赤血他们联手,而后想方设法获得符文秘术。

    没错,这一方势力准备跟赤血他们联手,在他们心中这样做可以增加一些获得符文秘术的机会。

    “哼,这个时候想到跟我们联手了,晚了。”破家老九冷哼道,他声音中满是怨愤:“如果当初他们直接跟我们联手继而我们执行计划逼退凌天等人,现在我们没准已经获得符文秘术了,甚至还将凌天他们重创了,哪里会像现在只能等第二批符文修士闯入神界呢。”

    破家老九说的那个时候是指凌天他们还没有在符文阵附近布置驻地,那个时候他们两方势力联手还是能轻松将凌天他们逼退继而获得符文秘术的,甚至可以在凌天他们绕行的时候对之前后夹击,如此可以对之造成重创。

    只不过现在凌天他们已经布置好了驻地,而且还是三个,这种情况下纵使他们双方联手也不能将之逼走,如此他们之前商议的计划根本行不通,强行执行反而会伤亡惨重,那可不是他们想看到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破家老九才会说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想跟他们结盟晚了。

    “是啊,这个时候他们跟我们结盟也没什么意义了,因为纵使我们双方联手也不能将凌天他们逼退,强行攻击会让我们伤亡惨重,甚至他们能凭借三个驻地将我们这些人尽数击杀。”破军道,他苦笑一声:“也就是说现在我们再结盟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而我们目前唯一能获得符文秘术的办法就是等第二批符文修士闯入神界了。”

    没错,就目前看赤血他们想要获得符文秘术就只有等第二批符文修士闯入神界了,而在他们心中既然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获得符文秘术,那么再跟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联手也就没有了任何意义。

    “没错,不见他们,不跟他们联盟。”破家老十七愤愤道。

    “不,结盟还是有必要的,而且对我们来说也有些好处。”突然破地道,他看向众人:“虽然我们两方势力联手也奈何不得凌天他们,甚至我们连出手都不敢,不过这只是现在,在其他时间、其他地点我们还会对上凌天他们,那个时候他们就不见得会有驻地相助了,而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跟我们结盟会让我们这一方的实力大大提升,日后对上他们我们的胜算也会更大一些。”

    这一次挑战让破家兄弟、赤血他们见识了凌天他们的强大,一对一的情况下他们没有什么胜算,而如果有了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加盟就不一样了,在凌天他们没有驻地帮助的情况下对上这两方势力根本讨不到什么便宜。

    不待众人开口,他继续:“就比如说日后第二批符文修士闯入神界吧,那个时候我们会去擒获那些符文修士,而凌天他们十有**也会去,就算不是为了擒获符文修士也会为了阻止我们而去,如果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跟我们结盟,二对一,我们的胜算很大,就算不能擒获凌天他们也能擒获一些其他人,如此我们就能获得《九逆天功》了。”

    这一次的挑战也让众人见识到了《九逆天功》的强大,虽然赤血他们这些人极有可能没有机会再修炼了,不过如果他们获得凤魂果还是有一定的机会可以涅槃重生继而修炼这部功法的,最不济也能让他们的门人弟子修炼,如此他们也多了一些对付凌天他们的力量。

    想想也是,修炼了《九逆天功》的修士实力很强大,赤血他们完全可以用这些修士与凌天他们抗衡,他们这一方势力的修士数量众多,所以获得这部功法之后对他们整体实力的提升是很大的。

    闻言,众人点了点头,他们也意识到了与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联手的作用。

    “嘿,联手之后我们就多了一些打手,如果遇到危险大可让这些人先上。”赤血怪笑一声,他看向外面:“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已经结盟了,他们的准圣级高手数量很多,甚至比我们还多,结盟之后这一方势力的整体实力也会很大,日后正面与凌天他们对上也能对之造成很大的麻烦,如此我们大可渔翁得利。”

    闻言,众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们知道赤血最擅长借刀杀人,而他们也当然乐得见到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他们对于跟这一方势力结盟更没有什么意见了。

    “可是如果结盟之后他们要求我们联手对付凌天他们继而攻击符文阵呢?”破家老十七道,他眉头深深皱起:“凌天他们现在已经有了驻地,纵使我们双方联手对上他们也讨不到什么便宜,甚至会伤亡惨重,而如果我们不对凌天他们动手,怕是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不会同意。”

    “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也不乏聪明人,他们应该也知道纵使我们双方联手对上凌天他们也讨不到便宜,这个时候自然不会贸然出手。”破家老幺道,他看向赤血:“再加上有赤血道友在,以他的能力应该能说服那些人不要贸然出手。”

    对于赤血‘忽悠人’的本领也是深有体会的,所以众人对此也没有什么异议。

    “如果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提议试探性攻击呢?”破家老九突然想到了这一点:“试探性攻击也会引得凌天他们反击,他们有驻地的优势,在偷袭我们之后可以撤回驻地内,以凌天的箭技实力可以秒杀我们的人,更不用说他身边还有其他修士辅助攻击了。”

    没错,见识了凌天的箭技水平之后众人对与他们对拼箭技根本没有任何信心,毕竟连碧玉吞天蟒、吞天犼都很难躲掉凌天他们的攻击,更不用说他们这些人了,更何况凌天他们是多人一起施展大威力箭技,这种情况下哪怕只是短时间的接触也会让他们有较大的损失,这可不是破家兄弟他们想看到的。

    “是啊,凌天他们现在巴不得想找到对我们出手的借口,哪怕我们只是试探性攻击也会给他们借口,到时候他们借助驻地的优势对我们展开报复,我们讨不到什么便宜。”破阵眉头深深皱起。

    “放心,到时候我会想方设法说服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的,毕竟凌天现在在闭关,任何试探性的攻击都会骚扰到他继而给他们动手的机会,我想他们也不是傻子,不会贸然出手的。”赤血沉声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